上海创业赚钱项目_新LPR首次报价微降 下一轮调整将要看MLF利率风向

2019-08-21 08:0918:37:17 发表评论

上海创业赚钱项目  原标题:新LPR首次报价微降下一轮调整看MLF利率风向

上海创业赚钱项目  8月20日,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首次报价,其中,1年期LPR为4.25%,5年期以上LPR为4.85%,1年期LPR相比此前机制下的报价下降了6BP。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落地,实现了贷款利率的“两轨合一轨,这有利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也有利于提高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效率。这次报价符合市场预期,由于新的报价主要依据MLF利率进行,因此市场目光集中到了下次MLF操作,是否会下调操作利率。

  商业银行如何对贷款定价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商业银行人士了解到,银行鼓励优先签订固定贷款利率合同。如果签订浮动利率合同,建议优先签订按年浮动的贷款合同。此外,由于合同签订和放款有时滞等原因,8月20日后的新增业务未必都能全部按照LPR定价。多位银行人士认为,由于此前市场利率有所下行,新机制将一定程度降低企业贷款利率。但住房按揭贷款由于受到房地产调控的影响,其利率未必会下降。

  8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授  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19年8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4.25%,5年期以上LPR为4.85%。这也是8月17日央行宣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后,首次公布新的LPR报价,以上LPR在下一次发布LPR之前有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改革后的一年期LPR报价比改革前降低了6BP,比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低了10BP。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在8月20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这次LPR的实行肯定会有利于增加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信贷增长。

  “我们用了很多监管的考核,在防止资金脱实向虚方面加大了力度,包括以前层层嵌套的行为,把层层嵌套的资金规模大幅压降,而倒逼着这些资金更多投入实体经济。”周亮表示,“新的机制如果疏通了货币传导机制以后,我相信更加有利于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至于具体的量是多少要看市场行为,还有企业对资金真实有效的需求是多少,要在市场中达成贷款的协议。”

  重在提高货币政策  传导效率

  在本次LPR改革之前,银行信贷利率主要参考贷款基准利率,是在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根据企业资质来决定下浮和上浮的程度,且有贷款基准利率的一定倍数(如0.9倍)设定隐性下限。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央行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甚至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都难以直接惠及到信贷市场,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但在本次改革后,央行宣布各银行应在新发放的贷款中主要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原有的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双轨制”的问题被打破,并要求银行不得通过协同行为以任何形式设定贷款利率定价的隐性下限。

  “这次推出新的LPR形成机制,旨在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促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缩小国家调控政策与实体经济感受之间的落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就像‘修水渠’,目的是让水流更加畅通,让水更有效率、更精准地流到田间地头,但水的大小还是要看闸门。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利于增强货币政策的效果,但不能替代货币政策,也不能替代其他政策,人民银行将会同有  关部门,发挥政策合力,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切实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

  另一方面,也有多位金融业分析师都提到要考虑LPR改革对中小银行的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近日发文表示,公开市场操作对象为一级交易商,主要是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当前货币市场存在流动性分层现象,中小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收缩、发行利率上行,流动性由大行向中小行传导受阻。因此,政策利率对中小行贷款利率传导效果有所减弱,叠加中小行风险偏好下行,或不利于弱势企业贷款。若一味强调降低小微企业实际贷款利率水平,或将加剧大行与中小行的竞争,增加中小银行经营风险。

  此外,针对市场关心的新LPR机制是否会增加人民币的贬值压力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这次改革的关键词是贷款利率的市场化,主要针对的是企业融资成本,而通常我们说和汇率直接相关的是市场利率,这次改革并不涉及市场利率的变化,因此对人民币汇率没有直接影响,人民币汇率仍会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本稳定。

  市场利率怎么走?

      与此前的LPR以及贷款基准利率相比,改革后的LPR报价有所下调,但下调幅度并不大。央行公告表示,改革后的LPR报价会在MLF利率基础上加点而成,加点幅度则主要取决于各行自身资金成本、市场供求、风险溢价等因素。

  西部地区某村镇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企业经营性风险上升,我们对企业贷款的风险溢价也需要上升,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商业银行很难去显著下调企业信贷利率,只能说适当给优质客户更多的优惠。“但目前问题是我们没有那么多优质客户,不少地区都面临资产荒问题,不好的企业我们也不敢贷,需要对储户存款负责。”该行长表示。

  “对于信贷而言,优质企业的贷款利率有下降空间,但银行还是会按照客户本身资质和银行自身情况来评估贷款规模和贷款利率,目前我们也在对客户经理进行培训,总体来看对银行信贷影响不大。”珠三角地区某国有银行支行副行长表示,“对于浮动利率合同来讲,主要是参考基准从基准利率变为了LPR,如果此后LPR下行,合同规定的贷款利率也会下行,但浮动利率合同多为长期合同,利率调整一般是一年一次,不会每个月都调整。”

  另一方面,因为LPR利率与MLF利率直接相关,这也意味着如果MLF利率下调,那么LPR利率以及企业融资利率还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因此,市场也十分关注后续MLF利率走势和货币政策变化。

  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数据显示,8月24日将有1490亿MLF到期,市场推测,这可能会是一个调整MLF利率的时机点。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表示,如果8月24日有降低MLF利率的操作,会有15BP降息空间,本次降息后的MLF利率将作为下个月20日LPR报价参考,那么意味着9月20日LPR报价才有可能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调,落实利率市场化降息,通过降低政策利率引导LPR下行,进而更大幅度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

  “建议我国央行于9月19日下调MLF利率15个BP,从而继续引导9月20日的LPR利率下行,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鼓励投资和消费,持续扩大内需,应对外部不确定性的变化,确保经济保持平稳运行。”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责任编辑:唐婧